狗亚体育官网下载苹果精选 | 估值缩水百亿,上市三天破发,小马哥的腾讯音乐遭遇怎样的危机?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 时间:2018-12-17 上市
2018年,腾讯的掌门人小马哥被人称为坐稳首富宝座的人,虽然腾讯本身股价出现了大幅下降,但是旗下13家公司上市,特别是12月12日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更受称为腾讯旗下的又一家市值过千亿的公司,然而腾讯音乐的估值比起最高时候缩水超过三分之一,上市三天就遭遇破发,腾讯音乐似乎也有着自己的深层危机。

  2018年,腾讯的掌门人小马哥被人称为坐稳首富宝座的人,虽然腾讯本身股价出现了大幅下降,但是旗下13家公司上市,特别是12月12日上市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更受称为腾讯旗下的又一家市值过千亿的公司,然而腾讯音乐的估值比起最高时候缩水超过三分之一,上市三天就遭遇破发,腾讯音乐似乎也有着自己的深层危机。

一、腾讯音乐的上市之旅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腾讯音乐终于上市了,经历了11月的腾讯音乐暂停上市风波,腾讯音乐终于在12月12日走上了属于自己的上市之路,12月12日晚,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正式登陆纽约交易所,IPO定价为每股 13 美元,市值达213亿美元(约合1465亿人民币),与全球最大的音乐流媒体Spotify目前的市值相当。腾讯音乐发行价预计在为每ADS(美股存托股)13到15美元,最终定价13美元,位于区间价低端。拟发行ADS数量为8200万股,最高募集资金12.3亿美元。

  根据腾讯音乐近期更新的招股书显示,腾讯音乐2018年前三季度营收为 135.88亿元人民币,净利润为27.07亿元人民币。营收已经超过2017年全年,而净利润也翻了一番。第三季度腾讯音乐营收同比增长为71%,比起前两个季度的96%和89%明显有所放缓。

  腾讯控股还表示,假如不行使超额配发权而且私人配售获得全额认购,腾讯音乐募资总额预期将达到大约11亿美元。据腾讯音乐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其在线音乐上半年收入25.53亿元,社交娱乐服务和其他服务收入60.66亿元,分别占到总营收86.19亿元的29.6%和70.4%,而被腾讯音乐认为主业的音乐收入占比不足30%。

  腾讯音乐持有中国四大音乐应用(Apps),包括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以及“卡拉OK”应用全民K歌。于今年第二季,公司每月活跃用户高达8亿个。过去两个年度,腾讯音乐均录得盈利。母公司腾讯持有腾讯音乐约58%股权;国际同业Spotify则持有腾讯音乐约9%股权。

  然而就是这个月活量超高,盈利丰厚的腾讯系巨头却在上市的第三天破发,截至12月15日,腾讯音乐收盘价为12.81美元每股,低于IPO时候的13美元每股,那么如此发展良好的腾讯音乐难不成真有危机吗?腾讯音乐的商业模式纠结有何硬伤?

  二、音乐系巨头腾讯音乐到底有何危机?

  如果我们仔细研究中国音乐产业的时候就会发现,腾讯音乐几乎就是中国音乐产业的霸主,根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9月国内在线音乐平台活跃用户数和使用总时长排名前四分别为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和网易云音乐,MAU分别为3.54亿、2.70亿、1.32亿和1.13亿,对应渗透率分别为63.8%、48.6%、23.8%和20.4%,此外从使用时长看,四大平台9月使用总时长分别为882亿、368亿、231亿和186亿分钟,市占率分别约为50.2%、21.0%、13.1%和10.6%,CR4市占率约94.9%。

  如果我们把其中隶属于腾讯音乐的做一下简单加法就会发现,腾讯音乐系的(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已经占据市场占有率的84.3%呈现出绝对垄断地位,根据腾讯音乐招股说明书,当前腾讯音乐的曲库拥有来自超过200家国内外唱片公司的超过2000万首歌曲,包括索尼、环球、华纳、帝王娱乐、中国唱片集团等,且腾讯音乐拥有这些歌曲绝大部分的独家版权。

  无论是市场占有率还是版权所有情况,腾讯音乐都是当之无愧的中国老大,这样近乎天下无敌的腾讯音乐却为什么会出现破发?而整体的营收增幅也明显放缓。其实,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全世界的音乐产业其主要盈利方式都是用户付费和广告收入,腾讯音乐其实也是这两个方面,然而问题也就出现在这两个方面。

  在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初期,各大平台的主要变现方式就是广告和游戏,通关争夺流量入口,以广告的方式实现流量变现,最终来获得自己的盈利,在这个领域当中腾讯音乐的两大干将酷狗和酷我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都曾经是最重要的互联网流量收割者。

  2010年之后,随着版权意识在中国的觉醒,有关音乐版权诉讼的案件不断增加,于是各大音乐平台都开始在寻找盈利的新模式,以支付日益高昂的版权成本,而腾讯音乐的问题则就此产生。

  一方面,各大音乐平台在版权竞争上已经呈现出红海竞争的格局不断推高成本。2015年虾米音乐以2000万的价格获得华研国际三年独家代理权,但2018年合约到期后,网易云将版权价抬升至5亿元,这种成本之高已经出乎了大家所有人的意料,现在音乐领域的版权争夺主要在三方之间展开,一方是阿里巴巴旗下的虾米,一方是网易云音乐,另一方则是腾讯音乐,三家轮番竞价让版权的价格水涨船高,2017年腾讯音乐以3.5亿美元+1亿美元股权的代价获得环球音乐独家版权。如果我们按照三年期的版权使用成本计算,以当前的美元汇率来看,仅环球音乐的曲库腾讯就要为其支付每年将近6.2亿元的成本,而环球仅仅是版权方之一而已,其市场占有率也就在30%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腾讯音乐一年的版权成本可能高达30亿元以上,如此高的成本即使贵为腾讯系巨头,也是鸭梨山大。

  另一方面,中国消费者的付费习惯远没有养成。中国音乐产业的发展初期是盗版的天下,当时无论是谁都可以在网上下载免费的歌曲,即使是实体的唱片和磁带,盗版的销量也是远超正版的销量,这直接导致了中国消费者一直有着听音乐不花钱的用户定式思维。反映在产品上就是腾讯音乐旗下的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和全民K歌4款应用月活超过了 8 亿,其中在线音乐业务用户月活占了 6.6 亿,但付费率仅为3.8%与Spotify高达45.5%的用户付费率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把两方面问题综合到一起来看就会发现,腾讯的问题其实正是中国音乐产业的共性问题,由于用户难以养成付费习惯导致了全产业的低付费率,这种低付费率在产业竞争过程中却碰到了几家巨头的版权大战,从经济学的角度上来说各家音乐巨头已经陷入了囚徒困境,无论怎么动几乎都是最差的结果。

  这也直接迫使中国音乐产业各方都开始挖空心思朝别的领域找钱,在腾讯音乐上就是音乐似乎成为腾讯音乐的副业,她的主业反而成为了文娱产业,这算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事情。只是, 当前的囚徒困境到底该怎么解决?这需要腾讯音乐深思了。

  作者:上游财经专家顾问,财经专栏作家,财经评论员。


0 1019 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评论
用户评论
  • img 用户名称 2018-12-31

你可能会喜欢